站内检索:

行走的风景|杨振之:游天柱山记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来源: 来也股份公众号

    吾于天柱山,心之向往久矣。虽不及李太白“待吾还丹成,投迹归此地”,亦不及苏东坡“平生爱舒州风土,欲卜居为终老之计”那样的迫切,希望归迹于此,隐形山中,然亦是多次急切想去之地。

    天柱山集阳刚与秀美于一体,花岗岩坚硬挺拔,一柱擎天,为国之柱石,独擎于东南。岩体在垂直节理、水平节理及斜交节理的相互作用下,形成满山的石蛋和崩塌地貌,加之与黄山松相融成趣,石头在风雨侵蚀下,象形石发育维妙维肖。故天柱山虽以阳刚之气得名,然亦有阴柔之美,恰好彰显中国文化和谐之美。故佛道皆以为圣地,儒士名流皆以之为归隐之所。

    公元前106年,汉武帝带百官云盖相望封禅天柱山为南岳,史学家司马迁随行纪录了封禅大典,在隋文帝前七百年间,帝王们多有封禅与望祭之礼,不绝于书。隋文帝感天下分裂日久,名山秩序混乱,重封山岳,湖南衡山始有南岳之名。天柱山虽没有南岳之名,似乎归于寂静,然后来蕴藏之大事,使其影响力并不压于南岳之声名。最著名的便是禅宗三祖驻锡及四祖传衣钵于此。

    三祖寺原址,乃梁武帝国师,高僧宝志大和尚创建,可见其在南朝四百八十寺中之地位。三祖僧璨,是禅宗之奇特人物。其法传诸二祖神光慧可,慧可传诸初祖达摩于嵩山,即我们知道的立雪断臂的故事,慧可成为达摩来中土面壁十年后招的第一个第子。僧璨于司空山侍神光甚勤,又勤于诵经悟道,故得衣钵。然三祖之时,正是周武宗灭佛之时,沙门遭难,三祖只好潜于山林之间,将道场迁至天柱山丛林深处,以避不测,在潜伏的生活中传道,早晚不辍,直至隋文帝一统中国,始将道场昭然天下,所著《信心铭》以通俗之言传播至理,实已融会儒释道之精髓,传扬“信心不二,不二信心”,空之思想已然形成。旋即传衣钵四祖道信于天柱山。至六祖慧能,禅宗空和顿悟的思想全面形成,禅宗为之一变,为之一振。三祖可谓承上启下,若无三祖之坚守,禅宗难有后继之历史格局。

    两年前,在三祖寺大殿发掘一地宫,地宫正处于凤形山凤之心脏,地宫长2米,宽1.7米,高2米,四层宝匣,外层为覆钵式圆柱形铁塔,二层为木胎,三层为铜龛,四层为舍利塔。打开舍利塔,佛牙舍利圣物赫然著目,内壁有宋仁宗时题刻,整个圣物已拜,独无缘见内壁题刻。《潜山县志》有载:宋仁宗天圣六年三月,章献皇太后传旨,在山谷乾元寺为皇帝增崇圣寿,建资寿宝塔一座,降赐佛牙舍利,用金银盛御宝,命本郡官员监藏于塔基之下。历史记载为考古发掘所证实,言之凿凿。宋仁宗之母为仁宗增寿而赐佛牙舍利于三祖寺,亦是对三祖之尊崇。

    三祖寺旁有一山谷,号灵泉。泉水不大,因三祖而灵。三祖舍利三百颗,唐时集一百颗建成三祖舍利塔。故后代名世云集向往,多住于三祖寺,而镌刻字辞于谷涧之上。王安石曾为官舒州,题下“水无心而宛转,山有色而环围,穷幽深而不尽,坐石上以忘归”的诗句,喜爱舒州之心尽显。苏东坡后至,做舒州团练副使,观王安石题刻心生感触:“先生仙去几经年,流水青山不改迁,拂拭悬崖观古字,尘心病眼两醒然”。此情此景,颇为感人。忙于尘世,心生尘埃,眼生疾病,看王先生忘归之心,心与眼皆苏醒。

    时隔千年,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如此,心被蒙蔽,好名图利,哪怕是神秀之日日勤拂拭也做不到,更何遑慧能的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了。

    是若有所悟吗?难怪先贤们要归卜天柱山了。

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保护政策|法律声明|投诉方式|友情链接|站点导航|2008版回顾|2005版回顾